笔搜屋

繁体版 简体版
笔搜屋 > 穿成影后的炮灰前妻后跑不掉了 > 第4章 第 4 章

第4章 第 4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网友的一众期待下,三个小时的期限很快到达。

5分钟……3分钟……1分钟

到了!季支南并未道歉!

无数吃瓜网友纷纷到冉池微博下留言。

【他不仅没回应你还嘲讽,快使用黑魔法!】

【你快变身,我板凳都搬来了你别玩我。】

【怕不是心虚吧。】

【怎么过了这么久还没回应?】

【按照这样的节奏下去,下一步是不是要卖货。】

【楼上你是懂套路的。】

更多的还是季支南的粉丝跑到下面耀武扬威。

【虚张声势,我看看你怎么圆场。】

【分明就是你蹭我家热度,还反过来咬一口,就你的咖位,连给我家提鞋都不配。】

【我还以为有多牛呢,没想到只听声没有味呢。】

【……】

就在这时,冉池微博突然更新,配文是一段文字,后面附有一段视频。

我本是上市公司的老总,却被诡计多端的奸人所害!下属弃我!股东逐我!甚至朝夕相处的枕边人也在危急时刻弃我于不顾!重头再来,我要夺回我的一切!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彻底黑化!

视频打开,一个任何一个吃瓜网友都不会忘记的声音传出。

“我真的很喜欢你,给我个机会,和我一起你还能涨资源,何乐而不为……”

“我长得也算是一表人才吧,和我在一起是你的荣幸……”

“混圈里的不都是这样,你清高个什么劲,我主动找你算是给你脸,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视频一出,板凳还未暖热的吃瓜网友惊的是目瞪口呆,不出一分钟 #冉池录音# 就登上了微博热搜,官方还非常贴心的在后面添了个“爆”字。

【哈哈哈哈,没想到是软件的锅。】

【我去,着季支南看上去人模狗样的,私底下居然这样逼迫咖位比他小的女明星。】

【这姐是真勇,粉了!】

【从上午预言放瓜我就觉得季支南要塌房,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恶,呕。】

【……】

也有季支南的粉丝表示不信,视频是合成的,一定要让季支南出面回应。

冉池倒没关心网上评论,现在应该是风评逆转了吧。

不过男方那头坐不住了,给她打电话,冉池直接拉黑,他又发消息。

“冉池你个女表.子,非得做这么绝是嘛。”

“你知道我后面是谁嘛?!”

对方气急败坏的样子让冉池很是开心,于是回复他:“别着急啊,还有更好玩的。你的金主?柏家?”她嗤笑一声:“好啊,看看她还帮不帮你?”

也不管对方接下来要说什么,反手一个拉黑删除。

在冉池录音发布的不到半小时,另一则词条突降热搜 #季支南圈外女友#。

好奇的网友点进去看,立马被一个素人微博吸引住了。

整篇微博用简短易懂的话语讲述了一个女孩如何陪一个男生熬过了最岌岌无名的那几年,为了他和家里人险些断绝关系,好不容易到大红大紫最后男生却和别人暧昧出轨的伤心故事。

字字泣血,句句诛心,配上聊天截图和照片,让观众感受到女生的无助和心碎,真是问者落泪,听者伤心。

不愧是白温找的专业团队,对文字的把控就是好,冉池看完后只觉和女孩一起度过了那苦难的几年,鼻间竟有些酸。

不出所料,一开始对于冉池录音持怀疑态度的网友立即对此事表示愤怒。

【我以为季支南是渣男,没想到他是人渣。我现在想起来以前还喜欢过他我就想吐。】

【季支南滚出娱乐圈,不仅在成名后不对那个女孩负责,还出轨。】

【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进娱乐圈。】

【小姐姐好惨,好想抱抱你。】

【……】

网上风评霎时一边倒,速度之快超出所有人想象,季支南雇的水军刚下场就被义愤填膺的网友回怼,粉丝大量脱粉,纷纷称自己看错了眼,让他道歉。季支南对家趁机买水军带节奏,网上一片狼藉。

当然这还是后话,冉池在微博上热搜后就没打开手机,静静等舆论发酵,风评好转,舆论还没等到,倒是等到了白温的电话。

“好啊你,胆子大了敢不和公司商量就擅自发微博‘复仇’。”

听到电话那头愤怒的声音,冉池气焰一下子被浇灭,安静听着她的斥责。

“虽然我也觉得你做的挺好,但公司现在对你不服从规定擅自做决定的态度很生气,这段时间外务全部取消,社交账号公司先收回,先在家好好呆着,你要是再这么胡闹我也保不了你!”

说完就挂了电话,抓紧处理网上那一堆陈麻烂谷子事。

冉池真想回到几个小时前拦住自己那双发消息的手,只顾当下没想后果,这下直接被“雪藏”了。

和江鸷可一比,网上那一堆闲言碎语什么用处也没有,江鸷可的综艺不久就要开拍了,她必须要去。

-

与此同时,娱乐圈另一片净土。

江鸷可正在老宅观看中外优秀电影,学习演技技巧,她下一部电影想冲击国外金泉奖。

桌上的手机响起铃声。

“林导。”

手机那边的人很是开心,“小江啊,谢谢你能来参加我的综艺,你这么一来,我是不愁播放量了”

江鸷可淡淡笑道:“林导太客气了,您的综艺很有意思,有我没我都会爆红的。”

听到她这句话,对面的女人却叹了口气:“哎,别说了,我这个综艺啊,总共就只找到了4个人,虽然现在很多人都想上我这档综艺,但我就是找不到几个合心意的,你那有没有人选,推荐推荐。”

江鸷可本想说没有,可她脑中却自动浮现一个人影,那人着黑色风衣,坐在角落里对对面的人侃侃而谈,举手投足皆是明媚而有生机。霎时又换了一副样子,站在人群中央,面对一圈人的步步紧逼丝毫不慌,冷静反击,自信而又张扬。

“冉池?是那个冉池吗,你会推荐她是我没想到的,我想听听你的解释。”

手机的声音打断了江鸷可的思绪,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说出来冉池的名字,有点震惊,语气却不变道:“我以前和她接触过,感觉她比较符合您这档综艺选人的要求,她很有年轻人的生机,而且对事情有独到的见解,挺有想法的。”

林邱有些诧异道:“没想到,我居然能从你口中听到对一个人的夸奖,看来这个冉池确实不像网上所说。”

江鸷可拿起茶杯,在手中轻磨,推辞道:“我的拙见罢了,林导见笑。”

“欸,别整天年轻人年轻人的,你也是个年轻人。”

待电话挂断之后,江鸷可这才从手机推送上看到了关于冉池的热搜,她心中诧异。

并不是觉得冉池的做法有多么果断,而是看到她微博中的一段话。

‘甚至朝夕相处的枕边人也在危急时刻弃我于不顾!’

江鸷可:……

好像是在说她,不确定再看一遍。

由于并不上网所以对网络热梗并不了解的江鸷可在仔细阅读了那番话并且做了一整套阅读理解后终于确定。

那个‘枕边人’就是她。

虽然她并未与冉池同窗共枕过,也没有弃她于不顾,但和冉池领过证的人除了她还有谁?

江鸷可觉得,这人真是对自己误解颇深。

楼上的房间发出声响,随即传来木头击打地面的声音,江鸷可闻声抬头看去。岳梳华拄着拐杖站在二楼的楼梯口看着她,她连忙起身扶她下楼。

“奶奶,不是说让你好好休息,怎么又去楼上了?”

岳梳华被扶回沙发上,她牵着孙女的手慈祥的看着她说:“我都一把老骨头了,再躺就该散架喽。我刚刚听见你说小池了,是吗?”

江鸷可想起那段话,险些没绷住表情:“怎么了奶奶?”

“没什么,就是想到有好些天没见到她了,你们还好吗,没聚少离多吧?”

“挺好的奶奶,我们俩空闲一直在一起,改天我和她一起来看您。”

岳梳华摆摆手:“欸,我一老太婆有什么好看的,你们啊,就在家好好过你们的,也别天天上我这来,好好陪陪对方。做你们演员这行,不是都一去好几个月见不着嘛。”

她从小最疼爱这个宝贝孙女,也最看不得她吃苦,小时候她吃了太多苦,如今长大了,她个做奶奶的最大的梦想就是希望她幸福。

江鸷可微微低头,没让岳梳华看出她脸上的不对劲,她还没告诉奶奶两人已经离婚的事情。

-

白温来的时候,冉池正坐在沙发上摆弄着手机,她见面就扔给冉池一叠文件:“算你好运,林邱最新的综艺居然主动邀请你了,你和我说实话,是不是你家有什么人认识她。”

冉池被这事给惊到了,天知道她这两天有多着急,做梦都是江鸷可黑化拉着她一起寻死的画面,没想到喜从天降。

她赶忙打开文件,高兴说道:“我哪有什么势力,应该是老天看我命不该绝,显灵了!”

看到她那笑得合不拢嘴的样子,白温取笑道:“得了得了,收起你那不值钱的笑脸,也不知道林邱为什么会找你。你是不知道,公司那群老古板听到林邱点名带姓要你去她综艺的时候脸有多难看,这回真是好好打他们的脸了。”

“天不亡我!可能是我最近比较火,林PD想加一个我引流?”冉池猜测道。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这档节目江鸷可也在,你觉得你的流量能比过她?”白温想了想,继续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江鸷可会参加这个综艺,所以才求我帮你看看?”

小心思被猜中,冉池也不客气道:“当然,江鸷可是我偶像,我做梦都想和她上一部电影,但现在电影不行,上同一部综艺也是完成了我的心愿。”

然后她扭头看见白温一脸“骗骗我可以但别把你自己给骗了”的表情。

冉池:……

白温:“她是你偶像你和她离婚,你这也是另类追星了。人家追星是从开始走到尽头,路程无限,你呢,直接从最后倒着走,反而离你偶像越来越远。”

冉池捂着头:“别骂了别骂了。知错了知错了。”

白温这才放弃讽刺,对她讲正事:“这档综艺不是普普通通做做游戏就行的,得动脑子,你先准备准备,还有不到两周就开始录制了。”

冉池也知道这档综艺具体讲的什么,当时她看小说时,看着作者描写的文字就很想亲身经历一下。

她想了想,说道:“那我先买些悬疑小说看看,涨涨见识。”

白温欣慰,她家这个艺人在任何问题上都挺听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